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魔法门第十一章回归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体育

魔法门 第十一章 回归奥林子爵的书房里气氛有一些压抑,褐黄色的木质大桌子上堆满了大量的信件,书籍,密函,还有很多杂物。穿戴好了一身

魔法门 第十一章 回归

奥林子爵的书房里气氛有一些压抑,褐黄色的木质大桌子上堆满了大量的信件,书籍,密函,还有很多杂物。

穿戴好了一身棕褐色礼服的奥林子爵端坐在面色依然有些发白,身子微微侧靠着椅座和自己的妻子曼迪身上,跟前是大儿子诺亚跟财政管家伯勒思。

“刚才的这几个事情,尽快安排下去,另外,关于李玄先生,你们怎么看?”奥林子爵说着看向自己的大儿子诺亚。

诺亚沉吟了一下,缓缓开口说:“父亲大人,从薇薇安说的话中,不难判断,李玄先生应该是一位强大的水系魔法师,而且很可能还是一位擅长治疗的水系法师。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他并没有接下来的行程计划,如果能招募他留下来为薇薇安授课的话,也许斯坦里尼家族真的能出一个魔法师。”

留下一个强大的魔法师在斯坦里尼家族?

奥林子爵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心里一阵火热,心跳都不由快了几分。

“薇薇安小姐有法师潜质?”伯勒思听诺亚说完后,开口问。

“昨天李玄法师已经收下薇薇安作为魔法学徒。”曼迪微笑的说道,一位女魔法师的身份,可远远不是一个子爵之女的身份能比的。

听完曼迪夫人的话,伯勒思心里一阵波澜,最后暗暗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的儿子霍尔对薇薇安的感情,一个子爵之女可能还有一丝希望,但倘若是一位女魔法师,无疑自己的儿子霍尔只能绝望的仰望了。

“关于李玄的来历,卡珊拒绝透露,不过我从老管家凯得那里听到了一些有有用的东西。”诺亚说着看向自己的父亲。

“你继续说。”

“李玄法师似乎是卡珊她们在芬德伦的尖塔上遇到的。而卡珊她们在芬德伦的尖塔上发生过战斗,与两个石元素!”说到这里诺亚停顿了一下。

“李玄法师就是卡珊他们等人从高塔里背出来的,据说当时李玄法师处于昏迷中。以卡珊等人的实力,要想战胜两个五阶精英石元素,想来是不现实的,但如果有一个魔法师拼尽全力,那就比较能说得过去了。”诺亚说着看向自己的父亲。

“时间快到了,准备去大厅。”奥林子爵没有再多说,起身前往大厅。

不多时,城堡大厅里的人都看到奥林子爵的到来,纷纷举杯点头祝贺他身体恢复健康。奥林子爵一一应酬着,很快走到李玄和薇薇安跟前。

“你好,尊敬的李玄先生。”奥林子爵开口很是谦恭,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不得不让他心生恭谨,除开是救命恩人外,还有另一个身份,一位强大的魔法师。

“父亲大人!”薇薇安高兴的行礼。

“你好,子爵先生。”李玄很快的回礼,并点了一下头。

“非常感谢阁下,李玄先生,如果不是阁下的救治,我恐怕会躺在孤独的高塔里,直至死神来割走我的灵魂,若非你的出现,斯坦里尼家族最后的荣光可能就要随我而去,请收下我最真诚的感谢。”奥林子爵说着,小退半步,右手置于腹部,压住身上棕褐色的礼服,躬下身躯,对着李玄行了一个贵族礼。

奥林子爵的这一举动,顿时让大厅里还在交谈的人们都顿时安静了不少,目光纷纷再一次焦距到这个一进城堡大厅就让子爵之女鞍前马后服侍的俊美男子身上。

“子爵先生,请不必如此。”李玄连忙将奥林子爵扶了起来,这一个礼虽然他完全可以接受,但他实在不习惯被人这样尊敬,以这种方式。

奥林子爵被扶起来后,心下也颇为诧异,自己认识的魔法师,虽然不会高高在上的冷漠,但也绝对不会像眼前这个年轻人一样平易近人,而且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神态里并不似作假。

“李玄先生,薇薇安说您收下了她作为您的学生?”奥林子爵面色不变,向李玄求证。

“是的,这个事情昨天我答应了她。”李玄回答的时候看向薇薇安,后者乖巧的站在一旁点点头。

奥林闻言,心里一阵火热,斯坦里尼如果能出现一个魔法师,这对于整个家族而言,等于多了一个强大而持久的护身符。而且不仅仅是薇薇安,李玄也会随之被绑在斯坦里尼的战车上,要知道,一个强大的魔法师,完全可以扭转一场战役的格局。

点点头后,奥林又说了几句客气的话语,忍住心里的激动,告辞走开,在大厅里开始应酬其他宾客,现场气氛一点一点热烈起来。

李玄在薇薇安的伺候下,很快就吃饱喝足,途中不时有人上来打招呼,薇薇安也都一一的对其介绍,简单的客套回礼,中场时,觉得有些无聊的李玄就直接离开了大厅,回去休息。李玄回到房间,有些无聊的站在石窗边安静的看着黑夜,这个世界没有,没有电脑,没有电影,没有朋友,每次到了夜里独自一人时,他总会抬头仰望星空,陷入迷茫,自己的未来,路在哪里?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在哪里?还能不能回去?

恍惚的出神中李玄轻轻的闭上眼睛,一瞬间整个世界弥漫起无数的光亮,有干净的白、有炙热的红、有神秘的黑、有飘逸的青、有厚重的褐等等,无数的光亮像是无数散发光亮的鱼卵,又像无数颜色各异的萤火虫,又像漫天繁星,整个世界放眼望去似乎都是,又似乎放眼只能望见一个小小的世界范围之内。

“咚咚咚”房间出现一阵低沉的金属敲击声响,是鲍里斯在敲门。

“进来。”李玄身子没有动,眼睛缓缓睁开,回归到现实世界。

“先生,城堡的财务官送来了两箱金币,一箱是治好奥林子爵的答谢之金,另一箱是您收下薇薇安小姐为学生的酬礼之金。”

李玄看向房间地板上的两个铁质箱子,这两个箱子,他刚才一入房间时就看到,也猜到了里面的东西,好奇却并没有期待情绪。

鲍里斯将箱子提起来放置到桌上,“咚咚”想起两声沉闷的声音,放好后,两个箱子被一一打开。

李玄目光落到箱子里,两个箱子内都装满了金币,金光灿灿,李玄拿起一枚金币,金币显然是经常流通,有一些磨损,橙黄色的金属光泽中带着一种厚重的感觉。

金币上的图像很简单,一面是一个头像,另一面是剑和盾牌。

“这里有多少金币?”李玄沉吟了一下,放下手中的金币。

“2000枚,先生。”鲍里斯言语里掩盖不住激动。

通过先前的一段时间的交流,李玄隐约的知道这个世界的货币价值,100枚金币就能雇佣卡珊这样一个装备算精良,人员配备齐全的队伍一个多月的时间,2000枚金币算得上是一笔大钱。

这个世界的货币体系目前主要就是金银两个币种,平民基本都是以银币和物品作为主要交易单位,还保留着许多以物易物的价值观念,而金银的兑换比例则是百银一金的兑换比例。

“鲍里斯”

“请吩咐,先生。”

“这些够不够买一个庄园?”

“或许够,唔,也许少了一点,抱歉先生,我对这个不清楚,也许可以问问多恩商会,他们总有许多交易路子,问问他们会更合适一些。”

李玄沉默了片刻,鲍里斯只是一个流浪佣兵,连最基本的房产都没有置办过,问他也是很难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或许自己可以问问奥林子爵,作为一个城主,想来他对此应该会清楚一些,即使他不清楚行情,那肯定也有办法。

“城堡的酒会应该还没结束,你去帮我请一下奥林子爵,就说我有些事情想和他谈谈。就这样。”

“如你所愿,先生!”鲍里斯行礼后退了出去,顺便把门也带上。

一个灰暗的密室里,一盏微弱光亮的烛火边围坐着两个灰袍,兜帽下是粗糙又简陋的橡木面具,两个声音在低声交谈。

“光明在上!”

“光明在上!”

“奥林醒了。”

“……”

“棕鼠带回消息,很可能是他女儿从芬德伦带回的一个男子治好的。”

“……”

“另一个消息是,去斐尼城的商队遇袭,出手的是正规军。”

“这个消息准确?”

“消息是红鹰传来的。”

“……”

“水银屋那边开始有人在传言事故是人为的。”

“暴风雨来临,只有回到港湾的渔船才能幸免于难,不属于港湾的渔船即使入港,没有岸可以靠,一样会覆灭,只有灯塔才会永存。”

“光明在上!”

“光明在上!”

城堡大厅,一个侍者快步走到奥林子爵身边,低声覆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了什么。奥林子爵转身跟众人歉意的举杯示意自己需要先离开一下。

跟着侍者走到李玄房门口,站在门口的鲍里斯将门推开,随后恭敬的站在门口,待奥林子爵走入门后,将门又关上,跟侍者一左一右退身守在门口。

“奥林子爵。”

“李玄阁下。”

“很抱歉这个时候找你。”

“李玄阁下,你不必跟我客气,你是斯坦里尼的朋友,斯坦里尼对朋友随叫随到。”

“只是很小的事情,您送来的这两箱金币,我实在很难接受。”李玄指了指桌子上的两箱金币。

奥林愣了一下,心里摸不清李玄的想法,是觉得少吗?

“这是李玄阁下应得的,作为您救了我一命的答谢跟您收薇薇安作为学生的学生礼,请阁下务必收下。”

“即使如此,这也太多了,这些金币。”李玄客气的说道。

“我们的一片心意,请您收下。”

“那好吧。”见奥林态度坚定,李玄不在说什么,只好答应。

“奥林子爵,我有一件事情想拜托你。”李玄沉吟了一下,开口说。

“李玄阁下,你尽管吩咐,只要能我能办到,一定竭尽全力。”虽然不知道李玄想拜托他什么事情,但奥林立刻诚意满满的开口答应。

“只是很小的一件事情,我初来卡罗斯顿城,打算留在这里一段时间。”

李玄话未说完,奥林心里猛的“噗通!”一声,狠狠的跳了一下,瞳孔收缩了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紧张的感觉了。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奥林子爵能帮我在城里找一个住的地方,安静一些的地方,能大一点的话最好。”李玄慢慢的说完自己的话,并没有注意到奥林子爵神色里的不自然。

“这个不是问题,我明天安排人找几个合适的地方,找好了以后,再来带您去看看。”奥林的声音有一点点不自然的颤音。

“那就拜托你了奥林子爵。”

“不必客气,这是只是很小的事情。”奥林子爵压着心里的兴奋快速的说着。

李玄沉吟了一会,奥林看他似乎还有话说,连忙问:“李玄阁下,是有什么事情,不好直言的吗?”

“我答应了薇薇安传授她魔法的请求,学习魔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薇薇安并没有特别出众的天赋。”李玄缓缓的说。

“李玄阁下,我对学习魔法相关的知识并不擅长,但我相信你既然答应了薇薇安,一定是有把握的,斯坦里尼会全力支持。”奥林回答得很慢,从第一次见面,他对眼前这个年轻的法师就有一种莫名的信任,虽然这种信任感毫无依据。

“一个简易的冥想屋,再配置一定量的醒魔液,具体需要的材料,我会列出一个份详细的清单,到时候还需要麻烦奥林子爵准备。”李玄一边回忆着冥想屋的信息,一边说着。

“没有问题,李玄先生。”

相比于醒魔液,冥想屋比较容易一些,四系等量的魔力灌注到秘银容器载体上,在镶刻在均匀的半圆形石屋里,石屋外刷上抗魔泥,在用金属铜封盖,留下适当的通气孔,使用的时候,以魔力激活四个秘银容器,容器里储存的魔力就会转化成均匀的四系魔法元素,高密度的魔法元素充斥在狭小的冥想屋里,对于冥想的法师帮助是极大的。但这样的冥想屋,较多是初级法师们在使用,对于没有魔法天赋的普通人,则还需要醒魔液来帮助感应魔法元素。

“那就这样吧。”李玄说着看向奥林子爵。

“我先告辞。”奥林客气的说完,便转身离开,出门离开后的脚步比来时要轻快了许多。

北京首大医院
京都儿童医院看病怎么样
北京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邯郸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癫痫病医院汕头哪家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