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地方债列入政绩考核留下烂账可追责地方官员改革

2020年05月20日 栏目:教育

地方债列入政绩考核 留下烂账可追责地方官员考核地方干部不弄GDP排名中组部印发地方干部考核规定,不能仅仅以GDP评价政绩借债留下

地方债列入政绩考核 留下烂账可追责地方官员

考核地方干部不弄GDP排名

中组部印发地方干部考核规定,不能仅仅以GDP评价政绩

借债留下烂账可追责地方官员

中组部干部考核规定将地方债列入政绩考核

日前,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组织部印发《关于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不再以GDP论英雄。

通知规定,今后对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各类考核考察,不能仅仅把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长率作为政绩评价的主要指标,不能弄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长率排名,中央有关部门不能单纯依此衡量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发展成效,地方各级党委政府不能简单地依此评定下一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政绩和考核等次,对限制开发区域和生态脆弱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取消地区生产总值考核。

1 GDP

选人用人不能简单以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长率论英雄,不能简单地把经济增长速度与干部的德能勤绩廉画等号,将其作为干部提拔任用的依据,作为末位淘汰的根据。

不能简单将GDP作提拔根据

解读: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近年来,“考核要不唯GDP”一直有争议,但事实操作还是以GDP为标准。为何地方政府热衷于寻求GDP?1是其可以给官员带来升职,2是便于操作“见效快”。比如教育、环保,投入效果一两年显现不出来;GDP则不一样,拉来一个100亿元的项目,效果吹糠见米。

竹立家表示,要改变这类现状,就需要对考核体系进行调剂。如果下降GDP权重,那末降多少?其他指标怎样量化?教育、医疗、环保等分配比重怎样设定?这些都需科学测算。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表示,我国考核一直强调GDP,是政府的利益结构决定的,有了GDP,才有财税、就业,

未来考核如果不寻求GDP,很重要的一个条件就是各级政府的利益基础要与GDP适度脱钩,要对地方政府的界限梳理和划分,明确财权与事权,否则不可能调整到位。在弱化GDP时,对地方干部考核手段更多元一些,改变当前地方政府过于干预生产、破坏环境、加速能源消耗,以实现简单就业的现状。

-背景

习近平提“不以GDP论英雄”

今年6月,在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习近平说,“要改进考核方法手段,既看发展又看基础,既看显绩又看潜绩,把民生改善、社会进步、生态效益等指标和实绩作为重要考核内容,再也不能简单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来论英雄了”。今年9月,在河北省委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上,习近平说,“中央看一个地方工作得怎么样,不会仅仅看生产总值增长率,而是要看全面工作,看解决自身发展中突出矛盾和问题的成效”。

11月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指出,“完善发展成果考核评价体系,纠正单纯以经济增长速度评定政绩的偏向”。

2考核指标

完善干部政绩考核评价指标,根据不同地区、不同层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职责要求,设置各有侧重、各有特点的考核指标。加大资源消耗、环境保护等指标的权重,更加重视科技创新、教育文化、劳动就业、居民收入、社会保障、人民健康状况的考核。

不同地区层级设特色考核指标

解读: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就各省的总体考核,国家应当有一个统一的模板,否则就会比较乱,缺少标准。

但在具体设置中,可根据各地特点,对每一个领域的考核权重做出一定区分。比如像北京等大城市,环境保护的指标考核就应当重一些;而一些经济较为落后的区域,劳动就业、居民收入的指标则可以侧重一些。如此一来有的放矢,让指标更加科学。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表示,各个地方因地制宜的设定不同的考核标准,是一个相对的改进。从各省的功能看,有食粮主产区、工业核心区、生态保护区等,他们对中国经济社会和谐发展所起到的作用是不一样的,如果千篇一律的考核,毫无疑问大家就会寻求GDP,这样就会致使出现忽略环境、疏忽资源消耗、忽视宜居等重要因素。当前中国已经走过高速扩大、高速发展的时期,调剂考核指标事不宜迟。

3发展思路

注重考核发展思路、发展规划的连续性,考核坚持和完善前任正确发展思路、一张好蓝图抓到底的情况,把是不是存在“新官不理旧账”“吃子孙饭”等问题作为考核重要内容。

是否是“新官不理旧账”列入考核

解读: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当前新官不理旧账和吃子孙饭的问题,在全国很多城市是一个普遍现象。由于官员的任期制度,很多官员上任后只顾眼前利益,弄一些短平快、但不可持续的项目;或者通过卖地、举债等,留下一堆烂摊子。一些地方把好多年后需要用的钱都借了,把好多年后的地也卖了,然后留下资源过度消耗、环境污染严重的烂摊子,等着后任来收拾。

如何纠正这类现象,切实做到有效对官员进行考核?竹立家表示,当前很多好的想法,好的规定都落不到实处。一些基层政府文过饰非、两面三刀,比如地方债,可能换个马甲又出来了。为此,今后的重心,是要加强地方人大的监督作用,让地方人大在政府的预算管理等方面发挥切实的作用。如果人大的监督作用不能很好地发挥,政府的很多考核都是空谈。

本版稿件采写/新京报蒋彥鑫

4追究

对拍脑袋决策、拍胸脯蛮干,给国家利益造成重大损失的,伤害群众利益造成恶劣影响的,造成生态严重破坏的,盲目举债留下1摊子烂账的,要记录在案,视情节轻重,给予处理或处罚,已离职的也要追责。

解读: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曾康华表示,现有的干部考核体制,往往是一把手说了算,并不一定有一个科学的决策进程。比如一些省市引进重污染项目,虽然毁坏了环境,公众反对声音很大,但这个项目可以推动GDP,增加税收,终究还是得以实行。为此很多官员因为GDP增速上去了,还得到提拔。这是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重发人类只能团结一致展,轻环保、轻社会综合发展的一种通病,在很多地方都存在。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类经济高速发展可持续性不强,且会带来很多问题,尤其是对当地环境的破坏。比如现在全国的雾霾天,这就倒逼政府出台这样的追责措施。而对领导干部的处罚,也要落到实处,不能仅仅只是做表面文章。

5地方债务

加强对政府债务状态的考核。把政府负债作为政绩考核的重要指标,强化任期内举债情况的考核、审计和追究,防止急于求成,以盲目举债搞“政绩工程”。

避免盲目举债弄“政绩工程”

解读: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地方债的考核之前没纳入过政绩考核。此次做出重要的改进,一方面说明地方债问题已很严重,不能不重视;同时也说明需要规范,当前地方发债势不可挡,很容易出问题。

对地方热中发债的缘由,竹立家分析,基层政府要建设,要发展,又没钱,怎么办?必须举债。为此,如果要将政府负债纳入政绩考核,中央还须加大转移支付力度,让基层政府财权事权统一。

加强政府债务考核,能否减缓当前地方政府滥发债的局面?对此竹立家表示,如果绩效考核指标是透明的,地方政府权力运行也是透明的,当然能有实效。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曾康华表示,地方债问题比较复杂,大量举债不可持续,也积累了风险。很多基层政府举债过度,建设政绩工程等。地方债考核指标的设定是好的,但要落实还有一个进程,基础工作就是要摸清楚底数。虽然目前中央政府下了大力气来做此项工作,但事实上,地方债账本依然不太清晰。

据了解,在去年的全国两会上,九三学社就曾提出建议,对地方政府债务实施动态监控,并将其纳入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内容。

-背景

市级政府债务比重最高

昨日,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发布《中国宏观经济运行报告(2013—2014)》指出,截至2012年底,36个被审计地方政府本级政府债务余额为38475.81亿元,其中有五成是2010年及以前年度举借的。在当前的债务层级分布中,市级政府债务比重最高,县级政府债务比重相对较小。

6考核项目

精简各类专项业务工作考核,取消名目繁多、导向不正确的考核,防止考核过量过滥、“一票否决”泛化和基层迎考迎评负担沉重的现象。

避免考核“一票否决”泛化

解读: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各种名目繁多的考核,负面意义远远大于正面意义。据调研,有的地方搞了25个“一票否决”,却没有任何实际效果。他表示,这类“一票否决”泛化的现象要改变,关键还是要监督,让权利规范运行。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也表示,政府的很多考核目标过量过滥,甚至会相互冲突。为此,未来政府寻求目标时,需要相对的简化,改变过度用行政命令的考核方式,因地制宜设定合理的指标。新京报蒋彦鑫

原标题:地方债列入政绩考核留下烂账可追责地方官员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如何治疗肝郁型月经不调
痛经有淤血怎么治疗
腿部血管凸起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