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破纹夜 第七十章──突破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教育

破纹夜 第七十章──突破第七十章──突破而眼前的白云,却是真正的以一个境界的差距,一击重创二宫的纹者,而且二宫纹者连还手都办不到!

破纹夜 第七十章──突破

第七十章──突破

而眼前的白云,却是真正的以一个境界的差距,一击重创二宫的纹者,而且二宫纹者连还手都办不到!

…………

孤身站着的白云院长看向不远方的那具尸身,面上露出悲恸之色。

若是自己早点出手……

只是董老死得太突然,从陈树根突然分出一丝心神突袭董老,到葛志升的纹技【双蛇双杀】击毙董老,当中不超过两息时间。白云根本来不及反应。

「是藏不了……那么多年了,还是要暴露。」白云心中长叹一声,但面上却是露出杀意:「竟然如此,那就杀吧!」

他的身影再次消失,再次出现之时,那道鹤唳再次响起。

一脚重重的轰在葛志升的身上,把他整个人踢起。

而下一刻,一道白影出现在空中,把葛志升的身影踢回地面。

噗噗噗噗噗……

白云彷佛身化多道幻影,就像有无数个白云,同时从四面八方的攻击着葛志升,可怜的葛志升就像沙包般被踢来踢来,吐血连连!

一个一宫境的纹者,在完虐着一名两宫境的纹者!

若是任何稍为有点常识的纹者在这里,定会吃惊的眼珠子都掉出来!

…………

就在陈树根骇然的看着白云完虐着葛志升的时候,一道声音很不适时的响起:「老狗!还有心情看别处?」

当陈树根回过神来,入目而来尽是火红一片。

那是一柄刀。

那是一道纹。

火焰刀。

这道并不复杂的基础纹图,已经是现在徐焰能够施展的最大威力的纹图。

但陈树根毕竟还是陈树根,他的心神一动,【老树盘根】纹心随意动,大树的道道树根挡在他的身前!

轰!

火焰刀只是基础纹图之一,断然不是被钻研多年的老树盘根的对手。但毕竟火克木,火焰刀消失,一些火焰仍然残留在树根之上,消耗着陈树根的纹力。

而这时,一直处于防守状态的左成哲动了。

…………

一直以来,他都是在防守。

黝黑的落星棍被他舞成一团黑影,守得滴水不漏。

但当他动了,那密不透风的黑影瞬间消失,却是化成一团长长的黑龙。

从只是站在原地防守,到突然暴进。

那黝黑的落星棍,划过空气化成一条黑龙。

那不是比喻,而是真正的黑龙。

黑棍划破轻风,砸过细雨,带着阵阵龙吟之声以及无可阻挡的气势轰向陈树根!

陈树根来不及做任何反应,那道黑龙已经来到身前,就像最凶猛的纹兽,向着自己吞噬而来!

铿!

一道仿如金属撞击的声音响起。

正如一直所说,陈树根已经很老了。哪怕他此刻萌生与徐焰同归于尽之心,他仍然很老。老到他的底蕴很深,深到出乎他们意料之外。黑龙只是在陈树根身前不远处,便消散在风中。

而陈树根身上那件不起眼的灰袍,却是亮起了点点光华。

光华化成实质,化成一道纹。

把最具破坏性的黑龙轰碎。

只是那一棍之威的强大冲击力,仍然是把陈树根的整个人打飞得吐血,而那一直围困住他们的壁牢也是消失不见。

倒地吐血的陈树根,脑海中瞬间泛过一个念头:「盘龙棍!你是左家的人!左成哲!你是左家的人!」

而左成哲却是没有回答,准确而言是无法回答。那一棍击出后,他的身体却是陡然倒在地上,彷佛忍受着甚么痛楚!

一直虐打着葛志升的白云也是顾不得继续进攻,一脚把葛志升踢飞后,便来到了左成哲的身旁,随手把他身体捞起消失不见。再次出现已是在耐劳马车旁,他把左成哲扔进车厢,眼角看了陈树根一眼:「算你好运。」

也不知道在说着甚么好运,但白云却已经坐在马车的首位,驾着耐劳马奔走。

陈树根年老的身体,虽然在那神秘的衣袍防护之间,没有造成重伤。但却仍然无法再动弹,哪怕纹力化纹也是办不到,只能眼白白的看着一行三人架着耐劳马离开。

…………

雨停了,风却反而变得更大。

随着耐劳马急速的步伐,风变得呼呼作响。

一行三人驾着耐劳马已经离开了至南城,徐焰也分不清是在向东南西北哪个方向了。因为他的目光紧盯着马车上那道身影,那粗重的呼吸声,哪怕外面风声再大也是无法掩盖,就像一个巨大的风箱被运作到极致。

左成哲身体扭曲成虾米状,呼吸极急促!

在驾着耐劳马的白云也是偶尔转身看去,大声顶着风声询问:「左成哲怎么了!」

徐焰没有回答,看着左成哲辛苦的模样,脑海中却是想起了那一幕。

那天正是徐天离开过后,自己找上了左成哲告知此事。而那时,左成哲打开门后,那一身波动却是锋芒毕露,就像是一头才刚睡醒的猛兽,择人而噬。

纹者的纹力波动也很稳定的。

因为刻纹入宫,纹力被紧紧的封在宫内,就像水被封在瓶子里,若是不主动驱动,是不会流逸出来的。

那时候,左成哲以才刚运行过功法为原因。

但现在看来……

徐焰突然抬起头看向白云:「院长,我们要找个地方停下来。」

白云闻言一愣,大声吼道:「你这家伙疯了吗?那老家伙在回过气来定然会追来,现在我们可是争分夺秒!」

徐焰马上道:「若是不停下来,左老师就要死了,他要突破了。」

「突破!?」

徐焰很凝重的点了点头:「他需要刻纹入宫,稳定住那快将突破的纹力。否则,他必死无疑。」

白云急了,下意识的四周一看:「这荒山野岭的,哪里找到纹师替他刻纹入宫!要不我们回至南城!?最近的城市也需要赶上一个多小时的路!」

徐焰缓缓摇了摇头:「找个隐秘的地方停下来。」

他的目光看向左成哲,目光很认真:「这里不就有一个半调子的纹师吗?」

佳木斯大学第五临床医院怎么样
四川省交通厅公路局成都医院怎么样
济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六盘水癫痫病医院哪些治疗好
咸宁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