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社保法颁布日期再次延期各方存在诸多分歧

2019年06月09日 栏目:历史

社保法颁布日期再次延期 各方存在诸多分歧原计划2010年6月审议通过的《社会保险法》,因故暂时搁置,其颁布日期再次延期。《社会保险法

社保法颁布日期再次延期 各方存在诸多分歧

原计划2010年6月审议通过的《社会保险法》,因故暂时搁置,其颁布日期再次延期。

《社会保险法》已经在立法之路上蹒跚了16年之久,饱受关注与争议。

2009年12月22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召开,《社会保险法草案》第三次上会接受审议。

比起二审稿的饱受争议,三审稿在社保基金监督、社保费统一征收方面有显着进步,但留待国务院“另行规定”的条文仍有五处。

一位参与《社会保险法》制定的人士向《财经》表示:“法律要反映的是政策上的共识。但现在政策多处未达成一致,部委之间,中央和地方之间,依旧存在诸多分歧。”

上述人士称,各利益方在社会保险费征缴体制、政府财政补贴比例、企业养老保险费率等领域皆有争议。基于中国现行社会保险制度不完善的现实,这些争议将暂时被搁置。除了可能对“养老保险缴费年限”灵活处理以外,出台的《社会保险法》在框架上不会有太大变动。

据透露,公务员和参照公务员管理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是否纳入社会保险体系尤属“敏感问题”,也是此次社保法再次延期出台的主要原因。

谁来征收社保费?

在此前的三审稿中,有“社会保险费实行统一征收”的规定,它终结了长久以来,社保部门与税务部门社保费的双重征收局面,因而被称为“一大进步”。

始自1998年的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确定了企业缴纳养老金费率的比例,为企业工资总额的20%。1999年颁布实施的《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规定,征缴机关由各省级政府自行决定,即既可由税务部门征收,也可由社保部门征收。

由于在实际运作中,企业养老金存在征收难题。于是,有的地方政府根据自身情况,将社保费交由税务部门,并采用强行划拨的方式征收。

多年以来,从覆盖范围和收缴数额来看,目前由税务部门和社保部门征收社保费的情况均各占50%左右。社保费两个征收主体同时存在的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导致社保资金在管理、支付等环节都存在问题。同时,此种模式,也不利于社保资金的监管。

两轨并一轨,对社保费实行统一征收,各方均无异议。但是由社保部门征收还是地税部门征收,人保部与财政部却相持不下。

支持由社保部门征收的意见认为,税务部门征收对正规企业较为有效,但对个体户、灵活就业人员等散户,站点较多的社保部门更有优势。

比如,社保部门下设就业服务中心,同时是个人档案的托管中心。社保部门一般会在就业服务中心内开设社保缴纳窗口,个体户和灵活就业者在此可缴社保费。在中国现阶段,扩大参保人数覆盖率为当务之急,在企业参保人数几乎达到全覆盖的情况下,社保部门发挥作用的余地更大。

而支持地税部门征收的一方则认为,社保费应完成“费改税”的改革,可运用行政强制力实施征收,惟有如此,才能解决社保费征缴难题。

因此,三审稿虽提出“社会保险费实行统一征收”,但具体步骤和具体办法仍交由国务院规定。《财经》了解到,即将出台的社保法中,相关规定仍无清晰描述。

医疗保险领域的“新农合”,三审稿也被直接“交由国务院另行规定”。值得一提的是,在基本养老保险领域,三审稿允许城镇和农村养老保险体系融合,但在医疗保险领域,却放弃了新农合与城镇居民医疗保险的合并。

究其原因,亦因部门博弈之故。新农合主要由卫生部门主管,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则由社保部门负责。虽然在一些地区如天津,两者已合并,但两个领域由不同部门分管,依旧是绝大多数地区的现状。

更为复杂的是覆盖人群方面,两个保险制度也有重合之处。例如,“学生”这一群体被“新农合”“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共同覆盖。在现有社保法框架下,这一问题也只能是“悬而不决”。

企业养老保险费率过高?

企业养老保险费率也属争议焦点。

社保法在立法过程中,有意将所有险种的费率全部明确并固定,其中企业为职工缴纳的医疗、失业、工伤保险的费率分别为6%、2%和1%,此三项全部加起来也仅为9%,远远比不上养老金费率20%,缴纳养老金从而成为企业负担重的一部分。

中国基本养老保险的基金募集由统筹基金和个人账户基金两部分组成,如果统一费率得以确定,那么企业必须按工资总额的20%向统筹基金账户缴费,而个人缴纳收入的8%,进入个人账户基金。

参与《社会保险法》制定的专家和部分官员皆承认,企业20%的缴费比例过高,既增加了企业负担,又难以达到理想的收缴效果,主张适当调低费率。

但人保部则认为,20%的企业缴费比例是合理的。其对于合理性的判断基于中国现实的考虑,比如,因为企业缴费基数是按照上一年度的工资总额来计算的,根据2009年《中国统计年鉴》,中国年均工资水平以15%的速度增长,这意味着当年度的缴费费率事实上是下浮了15%。

此外,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缴费比例为当地上年度在岗职工年均工资的20%,其中8%进入个人账户基金,12%进入统筹基金。人保部认为,这部分人员相比在岗职工少缴纳的8%拉低了整个养老保险统筹基金基数。因此需要对企业使用较高的费率,以保证统筹不至于缩水。

人保部认为,在现实中,有的企业在账目上做手脚,把个人的实际工资降低,也会相应减少实际缴费额度。对此,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提出异议:“正是因为企业缴费比例过高,才会产生‘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局面。”

取消养老金缴费年限?

在正式出台的社保法中,“养老保险缴费年限”或可产生变化,这也将成为社保法五大险种规定中的变革。

据现行规定,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缴费年限为15年,缴费不足15年者,退休后不享受基础养老金,其个人账户余额一次性支付给本人。

中国的养老保险实行现收现付制,即正在工作的一代人缴费支付已退休一代人的养老金。为避免资金缺口,设置了缴费年限。但这一规定,却将因实际困难不能缴满15年的个人,隔离在基本养老保险体系外,同时也打击了一部分人,如农民工、灵活就业者的参保热情。

为实现基本养老保险更大的覆盖范围,近年来,一些地方对缴费年限的门槛进行了灵活处理:允许缴费不足15年的参保者可进行两种选择,一种为补缴至15年后享受基础养老金,另一种为个人账户余额一次性支付给本人。

地方实践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决策者,2009年12月22日,社保法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审议时,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会同国务院法制办、人保部研究后,建议此次审议的社保法草案增加规定: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个人,达到法定退休年时累计缴费不足15年者,可以缴费至满15年,按月领取基本养老金;也可以一次性领取个人账户中的养老保险金。

据知情人士透露,社保法终稿可能做出更加灵活的规定:因各种原因未缴足15年的个人,无需补缴,也可在退休后领取养老金——按照多交多得、少交少得的原则,领取养老金数额与实际缴费年限挂钩。

这项改革可能会吸引更多的人加入社保体系。2009年,中国流动人口已达2.11亿,更增添了养老保险“广覆盖”的压力。

但也有一些专家质疑此种模式的可持续性。郑秉文就表示:“15年能否维持体系运转尚难以预测,何况降低缴费年限?”

尽管争议重重,上述人士称:“降低缴费门槛,只是考虑把缴费困难人群覆盖进来,并非鼓励人们减少缴费年限。如无意外,缴费年限的松动已成必然,目前正在考虑的是如何通过法律条文加以明确表述。”

“公家人”纳入社保体系?

在基本养老保险覆盖群体领域,公务员和参公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是否纳入社会保险体系,也是一个焦点性问题。据接近法律制定层的人士透露,此争议也是社保法此次延迟出台的关键原因。

根据三审稿的内容,公务员和参公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管理办法由国务院规定,并未纳入社保体系。对此,非参公事业单位人员反应强烈,希望和公务员“共进退”。

目前中国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达到3000余万人,而在事业单位中又分为参公单位和非参公单位。根据《公务员法》百零六条规定,“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公共事务管理职能的事业单位中除工勤人员以外的工作人员”,经批准参照《公务员法》进行管理。这意味着参公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可享受公务员同等待遇。而非参公事业单位则比照企业管理。

虽同是事业单位,参公与非参公相关待遇却有差别,这种差别在社会保障方面体现得尤为突出。

根据中国的社保制度,非参公事业单位人员已被基本养老保险覆盖,和企业员工一样,除了单位缴纳统筹基金,个人还必须承担个人账户基金的缴纳。

目前非参公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人数约为1940万,占整个事业单位总人数的近三分之二。而另外1000万左右的参公事业单位人员,则同公务员一样,其养老保险费用由国家或单位负担,个人无需缴费,他们在退休后的养老金替代率养老金与在职时的工资比例达到在职时工资的70%到100%,远高于企业的60%左右。如此明显的待遇差别,是争论的关键所在。

ORM在线名誉管理
免费三级分销系统
小程序微信怎么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