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天命半道 第23章 计划外

2020年01月17日 栏目:汽车

天命半道 第23章 计划外纳格兰男爵离开了房间之后,好一段时间都没有人再进来过了。坐在沙发上的孙承欢都无聊的有点犯困了。也不知

天命半道 第23章 计划外

纳格兰男爵离开了房间之后,好一段时间都没有人再进来过了。

坐在沙发上的孙承欢都无聊的有点犯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孙承欢终于听到外面的院子里,似乎热闹了起来。

应该是“客人”来了。

“是不是我姐姐她们到了?”

在孙承欢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去把柯妮娜喊起来之前,卧室里面先传出了柯妮娜的声音。

迷迷糊糊的。

显然没有睡醒。

“嗯,应该是到了。你要不要先起来收拾准备一下。”孙承欢只能应道。

“我再躺一会儿就一小会儿”

“随你。”

孙承欢一脑门黑线。

这算是撒娇么?

收拾好了的柯妮娜在房间里跟孙承欢两个人一起从她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来到了院子里。

整个院子里的下人们在到处窜行着,一副喜庆忙碌的样子,孙承欢和柯妮娜两个人就这么坐在了院子里的长椅上,看着这样的场景。

“你姐姐在家里地位这么高的吗?”孙承欢终于看不下去了。

他发觉,下人们在绕着他们两个人坐着的这个地方走。

当作没看见,虽然很明显都看见了的。

“不啊。只是因为嫁得好吧。”柯妮娜摇了摇头,她自然也明白了孙承欢这么问的意思了。

对着孙承欢笑了笑,然后,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不妥,笑容收了起来。

确实,她笑起来,也不好看。

“你跟我说过你姐夫是一个伯爵的继承人?”

“嗯继承人。”

“是哪种伯爵?”

“什么意思?”

“是爵位递减的伯爵还是”

“不是。”柯妮娜摇了摇头,“是有实封的伯爵。而且在米尔斯,他的父亲很有影响力。”

“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娶你姐姐?”孙承欢愣了一下,有点本能的问道。

安静。

“其实我也不懂。”柯妮娜摇了摇头,“反正我父亲和哥哥都很高兴,但是我的母亲”

“对了,我还没有见过你的母亲呢我们要不要去拜访她一下算了,她肯定现在在跟你姐姐她们聊天吧?”

“不是。”柯妮娜的眼神变得很暗淡,“三年前我母亲因病去世了”

“对不起。”

“没关系。”柯妮娜笑着摇了摇头,笑的有些伤感。

再次安静了下来。

“你母亲很担心你姐姐?”孙承欢把话题带了过去。

“嗯。她总觉得我姐姐嫁过去会被欺负。”

“她嫁过去很多年了吧?”

“嗯,六年了吧?这还是次她带着她丈夫一起回家。”

“”

“所以父亲他们都很重视的。”孙承欢叹了口气,“而且,这也是母亲去世了之后她次回来”

“那你希望她支持你继承家业的话”

“我姐姐跟我是亲的。如果她能说服姐夫支持我的话,父亲应该就会允许我来继承男爵的位置了。”

“其实我觉得你为什么不试试自己出去某一个爵位呢?”

“谈何容易啊!”柯妮娜长长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虽然默斯没有明文规定不能给女人贵族爵位,也有很多女人继承家中爵位的例子,可是你见过有授勋给女人的初代贵族吗?”

“这个我真不是很熟。”孙承欢只能承认。

“一个都没有。”柯妮娜自问自答,“从一千三百年前默斯重新建国以后,一个都没有。”

孙承欢沉默。

女人终究在有些事情上会弱势,就算柯妮娜心比天高,可是

“你可以试试去魔法师工会里面发展一下”

“死亡魔法在默斯又不是什么主流魔法。”柯妮娜摇头,“默斯等级的死亡魔法师也就只有七级而已。又不是兰古所以就算是去魔法师工会,意义也不大的。”

“那你”

“如果没法从家里继承男爵的位置,我可能没什么活下去的意义了。”柯妮娜说话的声音很低,但是,有种不容反驳的坚决。

“也不至于吧”孙承欢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她。

因为他也知道,她说的很有道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下人走了过来。

“二小姐老爷让我通知你一下,大小姐和姑爷两个人有事要忙,刚刚已经离开了,今天的家宴取消了明天晚上再安排。”

“明天?我姐姐也走了?”柯妮娜一愣神。

“嗯,好像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跟老爷那里聊了聊天之后,就直接告辞离开了。”

“那”柯妮娜看向了孙承欢。

“明天我再过来吧。”孙承欢立刻就知道了自己的问题了。“今天就先告辞了”

“这个要不然吃完了午饭再走?时间已经到中午了。”

看到了孙承欢直接站了起来,柯妮娜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了。”孙承欢看了一眼在那里虽然一直盯着地面看但是没有离开的意思的下人,笑了起来,“你父亲应该找你还有事吧?”

“是的”下人连忙回答。

“那你”

“我先回家了。明天下午晚些时候我会在家,到时候你来找我就是了。”

“嗯对不起了,浪费了你一上午。”

“也不是浪费,我好歹也算是见过了纳格兰男爵了。”

“我父亲?什么时候”

“你刚刚在睡觉的时候。”

“”

“好了先把我送出门然后去见你的父亲吧”孙承欢微笑着摇了摇头,很认真的对柯妮娜说道。

“嗯”

从纳格兰男爵府走了出来,跟一个在门口的卫兵点头示意之后,孙承欢长长的出了口气。

这一上午,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他觉得有过了几个月那么长。

真的是太累了。

一边揉着脖子,孙承欢一边往自己家的方向走了过去。

只是还没有走出去几步。

“你还真在啊!”

“克特兰?你怎么在这里?”

“废话,旁边就是我家,你说我怎么在这里”克特兰一脸灿烂的笑容对着孙承欢摇了摇头,“你是被柯妮娜请来”

“嗯。结果她姐姐和姐夫有急事就离开。”孙承欢打断了克特兰的话。

“我知道,他们在我家呢。”克特兰笑着说道:“不然我怎么知道在这儿能堵到你。”

“你家?”

“嗯,第二学院不是要派人来招生吗?人到了啊!”

“”孙承欢一愣神。

瞬间,明白了。

“看来你是不会跟我和尔一起去第七学院了啊!”克特兰笑着拍了拍孙承欢的肩膀,“走吧,去找尔聊聊你还没吃饭呢吧?”

“没有”

“走,蓬莱阁!今天得你请客了啊!”

“看尔能不能把钱给我吧,不然我可没钱请你们吃饭。”

“让尔先给你垫着,回头从你的钱里扣就是了!对了,你不是还说他还答应在纳泽尔给你买套房子?这回得换成在米尔斯的房子了至少翻了一番啊这个价!”

“那就不用了。”

“这可不行!那个金币”说到这里,本来一脸笑容,朗声说话的克特兰的声音一下子就压下来了,“一个就值这个价了,更何况你给了他四个。”

“这个就不要算的这么细了。我当他还有你是兄弟。不然你觉得我为什么会白给你一个。”孙承欢白了克特兰一眼,“你给我点钱?”

“走,找尔。”克特兰直接转移了话题。

他虽然老爸是子爵,爵位比纳格兰男爵还要高一级,可是真说起来,他手里没多少钱的

两个人就这么一路有一句没一句的互相调侃着,到了尔的家,拽上了都已经要开始吃饭了的尔,一起来到了蓬莱阁。

整个迎遨城贵的饭店。

“今天反正是我请了。”三人刚刚在一个小雅间坐下,尔还没等孙承欢说话,就抢先说道,“以后跟老二一起吃饭,都我请。”

“这还差不多。”克特兰一脸算你识相的表情。

“对了,你的部分一会儿你自己付一下。”尔一脸的伟光正。

“”克特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当作没听见。

在旁边的孙承欢笑了起来。

...

西京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看牛皮癣好的医院
惊叹!我们赶上了干细胞科技不断创造奇迹的时代!
白癜风治疗清远哪家医院好
癫痫病医院肇庆哪家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