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辰之歌 第四章 圣女若奈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养生

辰之歌 第四章 圣女若奈这一次柔瑟没有打开洞口,而是由楠埙抓住我,向上飞起。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到了另一个房间。这房间的装饰很

辰之歌 第四章 圣女若奈

这一次柔瑟没有打开洞口,而是由楠埙抓住我,向上飞起。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到了另一个房间。这房间的装饰很是柔亮,像是女孩子的房间。看来,这就是他们口中庆钟的房间了。

不过我这一次又猜错了,这并不是什么庆钟的房间。而是那一个我要见的人的房间。

“庆钟,人我带来了。”

庆钟突然出现,她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小。看样貌,她应该只比那个楠埙小一两岁,并不是我想的小女孩的样子。她身上穿的是橙红色的衣服,头上是属于这一带的装饰,露出的脚踝上朱砂印记倒突显她的玲珑细致。不过,她却没有孩子的气质,全然一副大人的做派,只是偶尔会有一些和楠埙一样的神情。

“这位就是?”

“延辰迟。”我直接解释了,因为那几人也不知我叫什么名字。

庆钟噗嗤一笑,说:“好名字,明明延误了还要向后推迟。”

这房间里只有我们几人,柔瑟没有跟来。所以这一次是映箫堵住了庆钟的嘴:“不可以那别人的名字开玩笑的。”

庆钟对映箫一笑,然后走到我的面前,说:“抱歉了。”

“没关系的。”

“我叫庆钟,是五大首领之末。虽然这样,但我还是首领。你应该是来找若奈的吧,我去叫她。”

“若奈?”

庆钟一愣,扭头问映箫:“不是吗?”

楠埙接过话,说:“是我们为了好玩一些,没有说出她叫什么名字,也没说她是什么身份。”

“真是的,一点也没有一个首领该有的样子。等着吧,我去叫她。”

话音刚落,庆钟就消失不见了。不过这样子的情形看多了之后,我也不觉得怎么样了。他们的神出鬼没到现在看来也是很平常了。

“怎么,见我们这样,吓到你了吧?”

“还好,只是你们宫神族都喜欢用神力做任何的事情吗?”

映箫温尔一笑,说:“其实不是这样的,平常的宫神族的族人都不会使用神力的,只有我们才可以运用自如。不过,宫神族自古以来的规定,我们是不可以乱利用的。”

“柔瑟说你们可以帮我解决一些事情。”

“没错。有一些你身上的事情,我们都是有所耳闻的,你的疑虑我们大部分都可以解释。”

我细细一想,问:“那么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有关我身上的一些事情。比如我之前突然消失的印记,还有我体内一直存在的力量。”

“你的印记是属于阙魔族的,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不过你进入我的房间的时候,我感觉到你体内并没有太多阙魔族的气息,按理说不该有印记才对,看来是后来用某一样具备净化能力的神物给消去了。”

说的一点都没错,在印记消失的时候,我正在神祭,是那一棵古树帮我消去了体内的阙魔族气息。而之后我所体现的勋世家族的特征,那就是我本来该有的样子。

“说道你的力量,你可不可以说的详细一些?”

“就是我可以去控制着一些东西,因为幼时我曾经发现自己可以控制火焰与水花,之后才发觉到自己体内有一股莫名存在的力量。不过我不可以控制它们,只有一些特殊的时候它们会突然的出现,像是保护一样。这件事我没跟任何人提起,也没在任何人面前表现过。”

映箫沉默不语像是思考着什么,不久他把目光转向了一旁也在沉思的楠埙,楠埙也是一头雾水的样子。看来,这件事并不是平常的事情,不过看着映箫的样子,他不像是不知道,而是不好说明。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岚芸在帮助你。你体内本就有阙魔族和宫神族的两种血脉,况且他们本就不是相容的。所以这两种血脉之间也会有反应的时候,所以你才可以有我们这样的神力。不过,这种力量没有体现,反而是被压制着,就说明是岚芸在帮你克制住它们。”

“为什么是克制?”

“因为这种力量在你还不了解的时候,是会反噬你的魂魄的,而岚芸就帮你压住了反噬。”

我默认了他的说法,然后再一次提问,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讲是无比重要的。之前我询问过羽灵,只是他不告诉我真想,要我自己去寻找。

“是不是来到这里的人若没有宫神族族人的引导或是香料熏香,就会迷失?”

“可是说是这样的,不过大部分会受伤。所以你的那些同伴已经表现出了体力透支的表现,不过因为你体内有我们的血脉,又有岚芸的保护,所以没什么大碍。”

果然是这样,我再一次提问:“如果是阙魔族的人呢?”

“那么他们的下场就是魂飞魄散。”

“什么?”我心中一惊。

楠埙出来解释,说:“因为我们这里为了防备阙魔族,所以设了这样的防御。不过,如果非先天的阙魔族的人,只是会伤及他的内在,时间长了也会毙命的。”

“什么事非先天的?难道还有后来的吗?”

楠埙露出的难堪的样子,看来这些是不可以外说的。他看向映箫,映箫点了点头。

映箫说:“无妨,你是可以知晓的。与我们宫神族不同,阙魔族的势力增加是靠不断加入的凡人。他们一般是因为一些仇恨或是堕落的念头,加入进去。有时,他们还会被赐予长久的生命。”

“这些人有什么表现?”

“如果说是表现,那么就要数身上的阙魔族印记了,除此之外,在没有其他的。对了,他们也是可以使用阙魔族的异术的。这异术指的就是魔所拥有的力量。”

“那么杀人手法是不是一缕黑烟?”我再问。

映箫仔细一想,说:“确实是这样,一般尸体的伤口上都会有黑烟,不过时间久了之后,黑烟就会消失。你怎么问这个,是见过吗?”

“是的,见过一次。”我隐瞒了一次,是木洛的那一次。

“看来最近阙魔族猖狂了不少,应该是为了岚芸的事情,看来我们必须尽快收回所有的岚芸碎片。”

我摸着自己的那一块,问:“我的你们也要收回吗?”

楠埙咧嘴一笑,说:“怎么可能,它已经认定你是主人了,我们做什么都是无用的。再说,我们也不能明抢别人的东西。”

在等着庆钟回来的时间里,我询问着更多有关于我身体的事情,他们也都一一为我作答。直到我们再一次谈及那一份力量,说到它的利弊与掌控。

映箫说:“这样吧,我帮你打开你的力门,帮你尽快的掌控它。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完全的掌控它,而且不会被其所伤害。”

“力门?”

“没错,就是掌管体内神力的地方。你站着不要动,集中精神,我帮你。”

说着,映箫站在了我的身后,把他的手放在我的右肩上。瞬间,我就感觉到四周的微风,而后,我觉得体内原本抑制住的力量活跃了起来。映箫手掌与我接触的地方像是注入了万千泉流一般,那种感觉又像是春日里的太阳照射,暖暖的,却又有力量。

我刚想问映箫的时候,就听见他叫我注意精神。刹那间,我隐约察觉到体内的某一门一样的东西像是打开了一样,又感觉那两种力量像是缓流的细泉,逐渐融在了一起。

就在力门打开的那一刻,我感觉映箫收了力。然后,背后出了一个声音,应该是庆钟早就来了,只是等到现在。

“你在帮他?”

回头一看,果然是庆钟。她身边还有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女孩。

映箫点了点头,把手收回去,站到了她的身边。

那个女孩一直看着我,正如我一直盯着她。她穿着黑色的长袍,以至于看不出这长袍的样式。她的头发散落着,直接垂到了大腿,直直的黑发,感觉是那么的神秘。她左脸颊上有一块黑色的印记,与我之前额角上的一模一样,它告诉了我,她是阙魔族的人。

庆钟见我一直盯着女孩,便说:“介绍一下,阙魔族的圣女,若奈。”

“圣女?”我想起了之前刹海问的话,我与圣女的关系。看她的样子,应该很小,不过会不会与这几人一样,只是样貌显小就不知了。

庆钟把她轻轻向前一推,若奈就走到了我面前。她抬头看着我,盯着我的额角。

因为她的样子实在是可爱,我便俯下身,问:“你几岁?该不会是几百岁?”

“十一。”她的声音很是甜美,只是语气却是低沉着的。她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我的额角。

突然,她伸出了手指,指着我的额角,问:“你的印记去了哪里?”

奇怪,离开关允域之后,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我额角有印记的事情。看这三位的表情,他们应该也是不知道的。看来,这圣女真是了得,这都可以知道。

我摸摸她的头,笑着说:“消失不见了。”

她没有理会我的话与举动,然后低沉着脸转身回到了庆钟的旁边。真会一个一点都不可爱的孩子。

“她的能力想来我是不用介绍的了,现在来说说你的困扰,还有我们的困扰。比如,你怎么会有她的岚芸?”庆钟说。

楠埙插了话,说:“对啊,刚开始我们发现她的时候,身上根本就没有岚芸的迹象,奇怪的是你会有她的岚芸。”

“我不知道。”我连忙说。

“我知道是为什么。”若奈开了口,用那糯糯甜美的声音。

我们所有人都看向若奈,看样子,这些首领也不曾知道为什么若奈没有岚芸的事情。

“我本来就没有岚芸,这只是一个骗人的幌子而已。”

“为了什么,总不能平白无故的骗我们?”楠埙问。

若奈抬起头,说:“只有这样,才可以在那一次战斗中引开你们的注意力,让我们的人突围出去。”

之前我有听说过,三年前,阙魔族曾经与宫神族相遇,然后发生了厮杀,不过最后还是让阙魔族的大部分势力返回了堃山。看来,他们能够返回,全是靠了若奈为他们引开了注意力。

“这么说你并不是什么圣女?”我问。

若奈盯着我的眼睛,久久的,让我觉得她的眼睛里像是有一个深渊。

“不,我本就是圣女,一直都是。”

百色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缙云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京治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洛阳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徐州治疗妇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