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牛背牧歌童年忆事系列之六

2019年12月04日 栏目:故事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放牛似乎是那个年代农村娃的必修课,我也无法躲过这段历练。老宅由天井过西厢房向西有一侧门通向贴正屋而建的边屋。从边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放牛似乎是那个年代农村娃的必修课,我也无法躲过这段历练。

老宅由天井过西厢房向西有一侧门通向贴正屋而建的边屋。从边屋的西门走出,外面便是一个空旷的场院,场院里有一排大小不一的香椿树,大的有水桶般粗,高十数仗,直矗苍天。场院的北侧建有一间土墙矮屋,那是拴养耕牛的栏圈。

记得八岁那年,父亲从队里牵回一头水牯牛,由奶奶带着我牵放。印象中,奶奶拄着一根木棍,裹着一双金莲小脚,佝偻着腰背,慢腾腾的挪着步子,银灰的粑粑头被太阳照得有点儿反光。水牯牛紧跟在奶奶身后,犄角几乎顶着奶奶腰股往前走。我则睁着怯生生的眼睛远远的跟在牛屁股后面……

渐渐地,我胆子大了一点,敢于靠近牛身一点了,就由我用一根长长的绳远远的在前面怯生生的牵着牛走,生怕牛追上来顶着自己。再后来,渐渐熟悉牛的性情了,就开始试着像其他大男孩一样往牛背上爬,先是凑着坎子爬到牛背上,再后来就让牛低着头,用一只脚搭在牛角上,然后牛一抬头,顺势往上一跃就骑到牛背上去了。这时便不用奶奶陪着,独自骑着牛到田头地边放去了。

上半年放牛,一般都是骑在牛背上。由于农活忙,每天天一麻麻亮,父亲就亮着嗓子将我吆喝起来。我一边揉着惺忪的眼,一边极不情愿,但又无奈的踏着鞋,跌跌歪歪的往牛卷走,然后牵着牛出来,骑上牛背,任由牛驼着往野外走。直到找到一片嫩草肥美处,任牛吃着,我则骑在牛背上漫不经心的欣赏着。那牛将嘴伸到草丛里,张开,用长长的舌头将一丛往嘴筒里一卷,然后用牙齿咬住,往上一提,一卷嫩草就到嘴里去了,三下五除二,嚼碎,咽下,又来第二口,第三口……随着牛脚步往前挪移,后面便剩下一行秃秃的草桩。

一直待到凹瘪的牛肚子满满的鼓起,与背脊平满,算是牛放饱了。八点左右,将牛牵到田头,交给用牛的伯伯、叔叔等,然后自个儿回家吃早饭。

吃完早饭,便要上山割牛草,一割就是整整一个夏季。割牛草也确是一个苦差事,早上要去得早些,割带露水的草,牛喜欢吃。而且每天都希望尽量多割一点,牛才能吃得饱,同时也能多挣一点工分。

那时我是割牛草队伍中小的一个,开始时,手皮还有些嫩,被斑茅一划就是一条条的血印子,用不了几天,整个手伸出来就见不着一寸完整的皮肤。时间长了,也就慢慢掌握了斑茅的性子了。割时先用左手将要割的斑茅握紧了,右手握着镰刀,将刀尖口伸到斑茅的桩部去割,它也就不划手了。割草时,将割倒的嫩斑茅理整齐,待到有一小堆时,再用两根老一点的长斑茅搭头(头尾交错)一搓,搓成绳子,再将一堆嫩斑茅揽起,从腰中间捆住,扎紧,便是一把牛草。有五到六把时,再用草绳从草的颈部扎起,形成一大捆。两大捆便是一担。

割完草已是近中午,夏天的中午是正热的时候,还必须将一担牛草挑到牛做事的地方,让记工员过秤后,喂牛吃。由于我人虽小,但做事总是喜欢贪多,割牛草也一样,一个小不点儿,挑着一担牛草,人和牛草几乎一般长,挑不到一丁点路就要歇一会儿,遇到上岭的时候,屏着气一小步一小步往上蹭,太阳从上面照下来,热浪像蒸汽一样直往下逼,压得人透不出气来,汗水顺着头发根往下涌,小腿肚直打着哆嗦,但脚还得拼着吃奶的力往上蹬……

放牛,也有开心的时候,每到下半年,割稻子了。割去稻子的田埂。草都比较厚。将牛往有草的田埂一赶,它自己吃草去了。我们一班大小男孩便自由自在地找着自己的乐子。有人拉来柴草打上火堆,有人到集体的庄稼地里挖来山芋(红薯)或花生、玉米等,大家便开始烤山芋、烤花生、烤玉米。不一会儿,烤的东西就熟了,大家就伸手到火堆里去抢,所谓火中取栗,真是一点也不假,根本顾不得烫。剥着那热腾腾、香喷喷的烤熟物,美滋滋的吃上一顿,虽然一个个成了大花脸,但每个人的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畅快……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长春专治牛皮癣不错的医院
兖州铁路医院怎么样
海口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福州那家医院能治癫痫病
南充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