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界皇 第九百八十四章 可怕的太荒早期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游戏

界皇 第九百八十四章 可怕的太荒早期以北斗七星为号,成就的帝君有两人,一个是北斗帝君,一个是七星帝君,两者俱都沒有踏上圣君之位。这

界皇 第九百八十四章 可怕的太荒早期

以北斗七星为号,成就的帝君有两人,一个是北斗帝君,一个是七星帝君,两者俱都沒有踏上圣君之位。

这是世人所知的。

但是却沒有人知道,在那遥远的过去,似是被人刻意掩盖的历史进程中,有一位北斗圣君的存在,关于他的一切记载,沒有半diǎn留下,唯一的记载便是八荒炼神鼎那鼎内侧有北斗圣君成圣时留下的奥义痕迹,再无其它。

对此,当初石锋和北倾国都怀疑,在太荒时代早期,是否除却圣祖圣君,麒麟圣君和冥洛圣君之外,还有圣君,但为什么俱都被彻底的掩盖了,连丁diǎn的记忆都沒有,甚至仅次于冥洛圣君之后的月华圣君对此都是很模糊,不知真实的情况,而在清竹轩的几天,也曾有冥洛圣影到來,询问过,她也是不知,仿佛在冥洛圣君之前,圣祖圣君之后,这上下似乎将近三千万年的时间内,除却麒麟圣君之外,诞生的所有圣君,甚至连带着一些帝君都被人为的给刻意抹除掉了。

谁干的。

为何要这么做。

这是石锋等人脑海中始终混绕着的疑问。

此疑问一经出现,便横亘在所有人脑海中,再难以抹除,为此麒麟圣脉方面也是尽可能的去搜查一些古籍,还是沒有记载,仿佛那一段就成为人类史上最黑暗的时代。

石锋站在山峰dǐng端,双手施展炼宝秘术。

无形的能量波动席卷十方,直接将那些被塌陷的外表重新给拉拢起來,合成一座xiǎo山峰的模样儿。

这时候,会发现,所谓的虚幻在这里并不存在,也许是因为这圣君之血染的xiǎo山缘故吧,或者説这根本就不是云雾山脉中的一部分。

总之这山是真实存在的。

合拢起來,但也与原來大大的不同,然后用秘术封闭起來,不让人來打扰,且特别留下他石锋的记号,警告一些人。

如此石锋才开始查看这被圣君之血侵染的xiǎo山。

用各类的办法,都无法查看出其中的奥妙。

石锋最后无奈,干脆将正在闭关冲击劫道五品的八荒炼神鼎给拿出來,以灵元催动其放大至三十米大xiǎo,直接将这xiǎo山给笼罩起來。

他们三人就在其中。

果然,这次有变化了。

那八荒炼神鼎内层上面的七道充满韵味的线条绽放出diǎndiǎn的光晕,与这xiǎo山上面的七星图案相对应。

朦胧之中,八荒炼神鼎一颤。

“是谁助我完成了突破。”八荒炼神鼎的声音响起來。

“突破了。”石锋愕然,以八荒炼神鼎情况,要突破怎都要十几天吧,居然因这个,立刻完成突破。

“是啊,突破……七星,北斗圣君的七星标志。”八荒炼神鼎一下子发现那xiǎo山上面的七星图案,难以置信的尖叫起來。

石锋道:“你确定这是北斗圣君特有的。”

八荒炼神鼎以金乌神火凝聚成人型,脸色很严肃的道:“确定,我前次遭遇致命打击,令我将很多沒有智慧形成的时候,经历的事情想起來不少,北斗圣君便是以我为兵器,成圣的,对他的记忆最为深刻,画面也最清晰,绝对不会错的,这是他独有的,而且是七星标志,内涵无穷奥妙,唯有他能够演化出來,别人就算是北倾国前世北斗帝君这帝君巅峰都无法演化出來的,咦。”

正説着,他就住嘴了。

石锋三人立时竖起耳朵,盯着那七星图案与神鼎内壁上面七道线条的联系,朦胧中有着氤氲之气升腾起來。

似乎有着某种奥妙在衍生,或者是某种记忆。

“原來如此。”八荒炼神鼎嘀咕道。

“是什么。”石锋问道。

“这是七星神山。”八荒炼神鼎指着那十米高却保持着山之形态的血色xiǎo山。

石锋对七星神山沒什么记忆。

月梦蝶沉吟道:“我记得在我太阴圣君血脉后裔记载的一些古籍中有过关于七星神山的记载,説是七星神山,仅次于真龙神山的太荒时代早期的八大神山之一,据説是太荒时代早期从北斗七星上面坠落下來的,后來近乎通灵,能够吞噬北斗七星精华,不断壮大成长,最终达到八大神山的高度,仅次于真龙神山。”

“真看不出,太阴圣君还能知道如此秘辛,他可是在太荒时代后期那几千万年诞生的,按理説对太荒时代早期的秘密很难知晓才是,就是冥洛圣君都未必知道的。”八荒炼神鼎对那传説中横死的太阴圣君更是充满了好奇,“这七星神山是北斗圣君成圣之后,亲手塑造而成,从北斗七星取材,俱都是北斗七星上面最精华的星石,再以无上大神通炼化而成的一座神山,他便以七星神山为家,镇压一个时期万年之久,在此期间,那个时期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最终反而促使七星神山近乎通灵,不断壮大的。”

“那你説这xiǎo山是七星神山,该不会是最后北斗圣君炼化了七星神山,化作这么xiǎo的一座xiǎo山,用來当做兵器吧。”石锋疑惑的道。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不知道,反正可以确定,这的确是七星神山被炼化而成的。”八荒炼神鼎不太确定,“哦,我看等会儿你干脆炼化了它吧,直接用它來融入你的凰龙神山,如此你的天罚之降势必能够蜕变为圣君大杀术。”

石锋嘿嘿笑道:“我早有这个打算,就算不是七星神山炼化而成的,有七星图案形成的奥义,还有北斗圣君圣血侵染,也使得这xiǎo山非比寻常了。”

他们正説着,就发现那生成的氤氲之气内似乎被一股吸力,直接扯入xiǎo山内。

然后就见七星图案都散发着淡淡的星光,很微弱。

最后星光汇聚起來,形成了模糊的画面。

就见画面内呈现出一些人影,看不清到底有多少人,也看不清面容,只是勉强可以看出,这些人是以实力高低站位的,因为展现出來的气势高低不同,哪怕是相隔一两亿年,那种唯我独尊,举世无敌的气势也横跨岁月长河,永久的镌刻下來,无法磨灭的。

“我日哦。”

八荒炼神鼎待看到其中一个比较模糊的身影之后,顿时爆粗口了。

“不许爆脏话。”宁无忧脸蛋儿红扑扑的喝道,她还是比较单纯的。

“你……”石锋凭借着感觉,以圣瞳锁定八荒炼神鼎盯着的一个人,“你是不是説,这个位置比较靠后的是……北斗圣君。”

“不可能。”

“锋哥哥开玩笑呢吧。”

月梦蝶和宁无忧同时脱口而出。

唯独八荒炼神鼎凝聚的人类模样儿无比严肃的,而又用力的一diǎn头。

他们都要窒息了。

这画面是北斗圣君死前烙印下來的,是北斗圣君成圣不知多少岁月之后,可以説他最巅峰时期,居然站在靠后的地方。

也就是説,那个时候,诞生的不是一个圣君。

而是多个圣君同时出世。

且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实力远胜过北斗圣君,甚至可能达到大成圣君的地步吧。

可这天地规则不是一圣九帝么,怎会有多名圣君同时诞生的时期。

偏偏这个时期的一切都给人为的抹除了。

为何要抹除掉。

又是谁抹除的。

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他们在説话,我试着看看能不能让这声音传出來,让我们听到。”八荒炼神鼎立刻开始动用他那古來最强的秘术,各类灵技秘术的奥义不断地施展。

前后足足花费了半分钟,施展不知几百种秘术。

发动完毕,那朦胧画面也快要消失了。

但是声音也终于显现出來。

“……我等死而无憾。”

“你们的反抗不但是死,而且我会将关于你们的一切都给抹除掉的,后世之人无人知道你们为那些蝼蚁人类做的一切,更无人会感念你们,缅怀你们,记忆你们,颂扬你们,只会知道这将是一个历史上的模糊期。”

“哈哈哈,你真是好笑又幼稚,我等所为,上对得起苍天,下对得起万物生灵,何须什么纪念,感念,缅怀。”

“那你们又是否知道,一旦你们败了,这多圣时代将会被我彻底的废掉,自此之后,将只可能是一圣九帝,决不会再有这般辉煌的时代。”

“这是我等唯一的机会了,败了,也已经尽力了,放弃,连diǎn希望都沒有。”

“哎,你们真的以为就凭你们便可以抗衡我么,你们错了,接天神树皇者和圣祖都被我用手段给逼迫进入沉睡,就是知道到了一个最辉煌的时期,你们若是联手,我就有危险了。”

“原來如此,怨不得母树并未出手,难怪圣祖不出世。”

“你们还要反抗。”

“当然,明知必死,也要反抗,以我等之死來换取你万世的沉睡,无法危害人类,为后世之人创造机会。”

“愚蠢,你们以为还有后世么,接天圣树皇者的沉睡注定在未來将会灭亡,而你们还不更加不会知道,你们的之后,将会是一圣九帝,永难与我抗衡……”

那本就朦胧的看不清晰的画面一下子便崩溃了。

七星图案再度安宁下來。

八荒炼神鼎也突然莫名其妙的感到无比的疲惫,摔落在地上,石锋则看得明白,他似乎是从七星图案内摄取到了什么。

银川市第三人民医院
扬州市江都人民医院
郴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金华哪家妇科医院好
潍坊最好的妇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