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在下圣人 第219章 奇遇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旅游

在下圣人 第219章 奇遇说是师徒,但戒凶也不过是那名丹境佛修的千百弟子中的一位,虽然有过交流,但关系并不亲厚。甚至于在离寺之后

在下圣人 第219章 奇遇

说是师徒,但戒凶也不过是那名丹境佛修的千百弟子中的一位,虽然有过交流,但关系并不亲厚。

甚至于在离寺之后,戒凶都不知道那位同时教导着大批弟子的高僧竟然是一名佛门修士!

因而在这武场内遇到自己的前任师傅时,戒凶难免有些惊讶,不过他的这份惊讶当然是远远比不上那高僧在见到他之后,所产生的惊骇!

惊讶到骇然!

一个因为与佛无缘而离开寺院、选择还俗的弟子,竟然能在这唯有修士才能进入的武场内出现,任谁都会觉得不可思议。

按照常理来说,戒凶应该是云中寺的一名被淘汰者,他此时已经无缘于佛,不可能再入法境!

然而事实就这般摆在眼前,令得那位高僧不得不信。

但在惊骇过后,那位高僧却也没做什么,反而在以一个长辈的角度与戒凶切磋较技。

切磋到最后,高僧渐渐发现戒凶的法力质量极高,竟是比他这个修行了上百年的老和尚还要纯净!

这让他不禁问道:“戒凶,你现在可还在修佛?”

戒凶在挥出一掌后,便点头道:“也算是在吧。”

他现在修行的是佛门功法《大悲赋》,自然也算是还在修佛。

但高僧随后又问:“那你还信佛吗?”

戒凶微微一笑,这一次没有回答。

但高僧却是从他的微笑中看出了许多东西,不禁摇头微叹:“不信也好,佛祖本是心中物,若能站到外面去看,或许反而能看得更清楚。”

随后他忽然停下来,任由戒凶那一掌拍在自己的肩膀上。

那一掌本就不重,他身上有法术护体,自然也是无碍。

“阿弥陀佛。”高僧将双手合十,略微低头道,“今日且到此为止,他日有缘再见。”

其后,他便念了句“认输”,就此离开了这武场。

看着自己的前任师傅就这样突然离开,戒凶略微不舍,但很快便从那份怅然若失之中摆脱出来,开始思考起了自己现在的处境:“至此为止,我已受益良多,是要继续留在这里,还是直接退出?”

片刻后,一个佛门修士找上了他,想要与他比斗。

他微微一叹,却是主动拒绝,然后也是念出“认输”,就此离开了武场。

……

退出武场之后,戒凶便是回到了罗文的身边:“师傅,我回来了。”

罗文当下摆手道:“罢了罢了,你就坐下好好回味一番方才所学吧。”

戒凶顿时点头,也不避讳地面脏污,就此原地盘坐下来,并很快进入了冥思状态。

罗文却是心中微叹,戒凶明明应该是一个武僧,现在却是完全在往文僧的方向在发展,但既然这是他自己的意愿,那也就随他吧。

“我有门徒六名,依次是无面、郑剑、明熊、洪武、宋三和戒凶,其中无面只有燕雀之心,郑剑只想往理科发展,戒凶则是在往文科发展。剩下的三人中,洪武要顾家业,其实也算不上是随身门徒,也只有明熊和宋三在往武行发展。但宋三在水陆法会结束之后,就是离开之时。到头来,我的随身门徒之中,竟然只有明熊一人可堪一用……”

思考片刻,罗文便目光微转,看向普善大师。

而今演武大会已经进行到中段,不少修士都是已经脱离武场,那武场之中便只剩下少数的低阶修士和大量的高阶修士!

所谓低阶与高阶都是相对而言,在如今的武场之中,法境和丹境算是低阶,命劫和灵劫算是高阶。

罗文的三个门徒毫无疑问都是低阶。

除了他们三之外,在武场中还有着一些低阶修士都可算是天才横溢之辈,其中罗文较为熟悉的,便是那儒剑书生和水韵子了!

儒剑书生一手“天狐变”纵横捭阖,就是和初入命劫的修士都有着一战之力,因而他暂时还不想放弃这么一个难得的磨练机会,这才没有早些退出。

但水韵子的还未退出就让人有些意外了!

罗文和这水韵子也还算有过不少次数的交集,他基本上认为水韵子是一个对打打杀杀没什么兴趣的正牌儒门修士,然而……

普善大师此刻就是在观察这水韵子!

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水韵子正在与济坡和尚比斗!

两人原本只是恰巧在武场中相遇,然后水韵子便是随口说道:“不知师兄是否有空能指点一二?”

接下来,她原是准备继续说——既然师兄没有空闲,那么你我就就此别过。

然而济坡和尚的语速是何其之快?

他根本就没有等水韵子将后文说出,便是直接应了下来,于是这种莫名其妙的比斗就开始了。

更莫名其妙的是,水韵子在比斗中竟然并未落入下风!

虽然这之中肯定有着济坡和尚在放水的原因,但水韵子可仅仅是个刚刚凝成人丹的修士,而济坡和尚却是早已度过命劫,两者修为相差甚大,原本应该是“大人打小孩”的戏剧,现在却完全改了画风!

而儒剑书生也是非常不巧的路过这里,之后便呆愣在原地,傻傻地看着水韵子和济坡和尚打得有来有回,心里有一万个槽吐不出来。

罗文通过普善大师身前的镜子观察了一会儿,也是不禁说道:“这水韵子原来是个这么有天赋的修士么?”

普善大师也是万分不解:“我对青云宗的小辈还算有些了解,这水韵子的修炼资质在同辈中算是上乘,但也不过是儒剑之流,远没有能到与济坡相提并论的程度,她绝不可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提升到这种程度,其中一定有古怪!”

罗文却道:“或许只是有了些奇遇吧?比如掉下悬崖后却得到了上古大能的传承?比如因为特殊原因而激发了本身隐藏的远古血脉天赋?又比如突然得到了一枚寄宿着远古大能魂灵的戒指?”

普善大师不禁嘴角抽搐:“这些,仅仅是有些奇遇吗?”

罗文若无其事地说道:“这些奇遇,不是随处可见吗?”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靠谱吗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口碑怎么样
安顺到哪看癫痫病好
贵阳癫痫医院那个好
深圳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